吴晓波盛赞的浙江首富陷债务危机,旗下光伏上市公司股权已质押殆尽

金良顺的多元化布局

相比精功集团,其创始人的名气或许更大。出身于木匠的金良顺不仅一手打造出拥有3家上市公司的500强企业,本人更是直接逆袭,一度成为浙江首富。财经作家吴晓波就曾评价金良顺为“六十年代小木匠,八十年代弄潮儿”。

1968年,14岁的金良顺得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绍兴一家经编场的木工。只是当时谁也没想到,小木工遇到一家小作坊,却最终创造出了资产超500亿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

绍兴经编机械厂是幸运的,他先是迎来了金良顺这个靠谱的掌舵人,没过几年,又搭上了改革开放的快车。乡镇企业改制后,经编厂改制摇身一变成为了浙江精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此后,精功的发展正式踏上快车道。

进入21世纪,被称为资本市场“能工巧匠”的金良顺,开始了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慢慢搭建起了如今的“精功系”。

2003年6月,精功集团以55.5%的比例绝对控股长江股份,随后,精功集团将旗下的钢结构业务正式注入了这家企业,精功集团旗下的盈利王——精工钢构正式诞生。2004年6月,中小板开设后,精工科技成功登陆。到了2014年8月,金良顺又将拥有260多年历史的会稽山酒收入麾下。

深谙资本运作规律的金良顺,通过收购和借壳上市的手法不断开拓其财富版图,此后多年,热爱多元布局的他也没有停下不断扩张的步伐。

令外界担忧的是,金良顺的业务布局十分广泛,精功集团不仅涉及钢结构建筑,装备制造、绍兴黄酒等主业,还包括汽车机电、房地产、新能源、大数据、航空等多个领域。仅在航空领域,精功集团就参股了3家企业,同时,精功集团还收购了八达岭机场。

针对如此广阔的布局,有市场分析称,精功集团的多元化布局大部分都是重资产领域,总负债规模快速上升,如果收购的资产不能快速产生现金流,将使得企业的负债规模长期居高不下。另外,精功集团利用杠杆去收购项目,然后推进上市,如果上市道路不畅,自身的经营现金流下降,就容易引发危机。

华夏能源网查阅精功集团最新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报发现,不乐观的境况已经出现。截至2018年9月30日,精功集团总资产规模已达541.02亿元,但其负债规模同样惊人,达到365.5亿元,总资产负债率为67.55%。

同时,集团营业收入182.25亿元,同比增长4.04%;但归母净利润2.99亿元,同比下降26.05%。另一方面,精功集团负债总计365.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245.72亿元;流动性资产总计309.8亿,其中货币资金为52.6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合计93.74亿元;企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仅为7.44亿元。

更值得关注的是,截至目前,精功集团2018年年报及2019年第一季度财务报表仍未公布。7月19日, 因年报披露违规,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了对精功集团有限公司、金良顺的警示函。

上市公司被波及

由于控股股东的债务违约,精功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受到牵连。对于精工集团旗下主要从事专用装备制造的精功科技来说,只能用祸不单行来形容。

依据国泰君安证券研报逻辑,一家民营上市企业的控股股东是非上市民企,控股股东由于投资、经营等问题出现流动性紧张,可能会通过关联方其他应收款项、分红、出售资产等形式掏空上市公司,将资金周转压力传导至子公司。而集团调用资金的方式可能比较隐晦,但通常会有一些特征预兆:集团流动性紧张,甚至出现债务逾期,高股权质押比例、子公司本身经营不差却突发违约等等。

不出意外地,资本市场对此马上做出反应。尽管精功科技及时公告表示:“上市公司与精功集团为不同主体,具有独立完整的业务及自主经营能力,在业务、人员、资产、机构、财务等方面与控股股东相互独立。精功集团本次短期融资券未能按期兑付事项与上市公司无关联,预计不会对上市公司生产经营管理产生直接影响。”但还是没能逃过股价下跌的厄运。

实际上,控股股东债务违约的波及并不是这个光伏上市公司今年受到的第一份暴击。

华夏能源网注意到,2019年1月31日,精功科技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3500万下调为500万—1,200万;而最终披露的年报中,企业净利润仅实现573.21万元,同比下降94.22%

在7月10日精功科技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精功科技将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修正为-5,500万元—-4,500万元,相比4月末预计的业绩亏损额几乎翻倍。

对于此次半年报大幅修正业绩的原因,精功科技称是因报告期内,公司传统产业市场拓展的增速有所放缓,装备市场仍未见起色,公司总体销售同比有所下降,相关资产减值计提增加,导致经营业绩进一步下降。

回溯精功科技发展光伏产业的这10年,公司业绩的爆发还是在2011年。2011年上半年精功科技净利暴增1510%,资本市场受此鼓舞,股价从13元一路飙升至79.95元。但好景不长,从2012年起,公司业绩就开始下滑。尤其是2018年年报披露前的业绩下修,更是打击了资本市场对它的信心。在整个光伏行业即将迈入“平价上网”时代走向更广阔未来时,精功科技却提前倒下了。

如今,精功集团深陷财务困局,在旗下上市公司业绩并无亮眼表现,且上市公司股票已经全部质押的情况下,金良顺还能通过怎样的闪转腾挪来渡过此次危机,外界还不得而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流浪地球简讯网 - 海量资讯时时更新! ? 吴晓波盛赞的浙江首富陷债务危机,旗下光伏上市公司股权已质押殆尽

赞 ()

相关推荐

评论